0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联合早报

by 谢燕燕 chiayy@sph.com.sg


林怀玉医生(右)把林路的大型彩照和林谋盛的黑白照片捐给南安会馆,由会馆常务主席陈奕福接收。南安会馆历史走廊还介绍林谋盛的抗日事迹。(徐颖荃摄)

早期富商林路和抗日英雄林谋盛父子,在新加坡建国史上留下不少值得绘述的事迹。林谋盛的儿子林怀玉医生,最近把在澳大利亚叔叔婶婶家中找到的祖父林路大型彩照捐给新加坡南安会馆。这是继林家在2008年把徐悲鸿所画的林路油画肖像捐给新加坡美术馆后的又一次捐赠。

历史总是充满诡谲,当抗日英雄林谋盛被日军囚禁在怡保附近的华都牙惹监狱,遭严刑拷问后病逝狱中时,他几个天真无邪的年幼儿子正在他父亲林路所盖的大宅院里,与正在那里挖防空壕的日本兵玩耍。

其中一名日本兵特别喜欢林谋盛的长子林良玉,周末还带他到麦里芝蓄水池划船。谁也没想到战争在隔年结束时,年少的林良玉却和母亲颜珠娘北上霹雳州迎回父亲遗骨,在盛大庄严的葬礼后把英年早逝的父亲葬在麦里芝蓄水池畔。

这段尘封70多年的往事,最近由林谋盛长女林蕴玉(84岁)和三子林怀玉医生(79岁)向记者回忆和讲述。林谋盛是在1944年6月29日病逝狱中,但家属那时全不知情。林怀玉医生记得日军占领新加坡时,母亲带着他们一大群孩子四处避难,直到1944年才搬回林路位于实龙岗路门牌855号的大宅院。

林医生说,战事接近尾声时,住着上百人的大宅院突然来了数十名日本兵,每天在院子里挖地道,傍晚便回巴耶利峇军营。他记得当时一些年轻士兵很好玩,上级一不在便和孩子们玩成一堆,上司一回来就变得很严肃。

林怀玉儿时曾随日本兵到军营

士兵还征得他母亲同意,周末带他们出去玩。他就曾跟随日本兵到巴耶利峇军营“玩”,年仅六七岁的他,看到营内士兵都光着上身,腰间围了一条毛巾。他们的午餐是在热腾腾的白饭上掺入生鸡蛋。

日本兵在林家大院挖防空壕时,曾导致屋后厨房坍塌。好奇的孩子们总是趁日本兵收工离开后,跑进地道去探个究竟。
1931年10月在林家大院出世的林蕴玉,记得祖父林路所盖的大宅院由三栋房子组成,当中两栋很大,第三栋比较小。林路的曾外孙、本地著名房地产商张东孝1943年便是在较小的那栋屋子出世的。

对家族史颇感兴趣的张东孝说,他外公是林路所领养的第七儿子林金桔,母亲林玉冰是林金桔的第三女儿。他小时候也是在林家大院长大的。2008年把徐悲鸿所画的林路人物肖像捐给美术馆,正是他游说林家后人那样做的。

林蕴玉则记得父亲林谋盛搬离林家大院后,一家人曾住过巴西班让、加东、东海岸等地,父亲最后在后港棕树林道(Palm Grove)盖了一栋大房子。林蕴玉和林怀玉都记得后港邻居家遭日军轰炸后,父亲便匆忙带全家躲进直落亚逸街门牌4A的福安公司办公楼,并在那里与家人道别。林谋盛离开前曾嘱咐妻子不要留在后港家,也不要住进林家大院,深怕日军上门找人。

曾搬到圣约翰岛避难

姐弟俩记得母亲带着他们四处投靠亲戚,最早投靠母亲表姐一家。表姐夫是陈笃生医院的医生,当颜珠娘带着孩子来投靠他时,他觉得留在新加坡不妥,于是就带着妻小和颜珠娘一家搬到圣约翰岛。

林蕴玉记得他们住在岛上时,最大的问题是缺乏食水。他们尝试凿井但没成功,只能向附近岛屿的马来渔民买水买鱼。颜珠娘的表姐夫后来发现圣约翰岛也不安全,于是决定回返新加坡本岛。

没想到在回本岛的船上,也有几名日本人。林蕴玉说,他们当时非常害怕,担心暴露身份,幸好没被发现。这之后,颜珠娘便带着孩子投靠自己哥哥一家。1944年,林谋盛的妹妹叫他们搬进林家大院,因为在那里不愁没有食物。林家园地很大,当时还雇了人种菜,每星期还会向林宅后面的农户买一头猪宰杀。

话说回来,林谋盛当初不要妻子留在林家大院不是没有道理的。林蕴玉说,日军刚占领新加坡时,确实曾到林宅抓人,一些男性亲戚从此一去不复返。不过他们在1944年搬进那里时,也许因为林谋盛已被捕入狱,日军不再寻找颜珠娘和孩子们,即使院子里来了一大群日本兵,他们也不再感到惶恐害怕。

她记得自己一家住在中间的大屋,林路的第六夫人、十三叔、十四叔和十五叔也住那里。十五叔和十六叔是双胞胎,其中一人年幼时去世。十七叔林大琛战前到香港求学,战争爆发时跑到重庆,却在那里巧遇哥哥林谋盛。林谋盛把他送到印度继续求学。林蕴玉不记得十八叔,而十九叔也住在那里。

她还记得日军投降后,母亲把父亲骨骸运回新加坡,还在祖父位于Woskel路的饼干厂停柩一个月。福安饼干厂在日据时期便停产,原因是机器全被日本兵运走,但是福安砖窑在战后依然运作。

英殖民地政府是在1946年1月13日为林谋盛举行盛大葬礼,地点就在市政厅前。林怀玉医生至今还收藏了出殡时的不少旧照片。他所收藏的旧文物中,最难得的是林谋盛所留下的一本亲笔日记。

林怀玉医生说,父亲之所以会葬在麦里芝,或许是母亲向英殖民地政府要求的。他父母亲谈恋爱时最常去的地方便是麦里芝蓄水池。

作为长女,林蕴玉对父亲有不少温馨的回忆。她说父亲很喜欢孩子,周末会带孩子们到水仙门的Polar Cafe吃蛋糕和冰淇淋,再到书店买书。父亲喜欢诗,也喜欢音乐,还让蕴玉学钢琴,良玉学小提琴,有朋友到家里作客,就让姐弟俩演奏给客人听。林谋盛曾告诉蕴玉,战后要送她到国外学音乐。

她记得父亲也喜欢园艺,在花园里种了番茄和不少蔬菜。林怀玉医生则记得父亲喜欢摄影,母亲的几张个人照都是父亲拍摄后冲洗和彩绘的。
林谋盛兄弟迎娶一对姐妹

林谋盛和弟弟林再生娶的是一对姐妹颜珠娘和颜明娘。颜珠娘(1908-1980)是土生华人,自小就是孤儿,被一个基督教组织收养,后来成为一所女校的英文教师。
为了赚取额外收入,她当起林谋盛妹妹们的补习老师,经常出入林家,因此结识林谋盛。林路去世后,林谋盛放弃学业接掌家族生意,过后就与颜珠娘结婚。

两人生了四男四女,按长幼分别是蕴玉(长女)、良玉(长子,已逝)、玲玉(次女,夭折)、振玉(次子)、怀玉(三子)、南玉(四子)、爱玉(三女)和秀玉(四女)。振玉移居加拿大,爱玉和秀玉住在澳洲,蕴玉、怀玉和南玉在新加坡。

林蕴玉说,阿姨颜明娘(1919-2016)从小就送给人抚养,母亲知道养父母待阿姨不好后便带她回家一起生活,叔叔林再生和阿姨颜明娘就此认识,后来结为夫妇,阿姨从此成为婶婶,亲上加亲。

林再生几年前在澳洲阿德莱德去世,颜明娘今年1月23日也离开人世。林怀玉医生说,婶婶辞世前,曾希望把家中文物送回新加坡。他和张东孝原本希望把林路的牌位带回新加坡安置在林氏大宗祠。不过林再生的儿子林玉成认为,自己有责任遵循父亲遗愿,照顾祖父牌位,此事因此被搁置。

不过林医生从叔叔婶婶家取回一张镶在铜框里的林路大型彩绘照片,他决定把这张珍贵的照片捐给南安会馆,因为林路与南安会馆渊源深厚。今天隶属于南安会馆的国家古迹水廊头凤山寺,当年正是由祖籍南安市美林镇满山红村的林路主导承建的。

另一方面,南安会馆一直以林路、林谋盛这些南安先贤为荣,不仅在会馆的历史走廊介绍林谋盛的抗日事迹,会馆近几年还定期安排人义务清理位于麦里芝蓄水池的林谋盛坟墓。
林路承建不少标志性建筑
新加坡早期许多标志性建筑,包括目前已被列为国家古迹的维多利亚剧院及音乐厅(前称维多利亚纪念堂),坐落在莫罕默苏丹路的水廊头凤山寺,已成为受保留建筑的林氏大宗祠等,都是林谋盛的父亲林路承建或倡建的。
林路(1852-1929)又名林志义、林云龙、林露等。根据学者颜清皇所搜集的资料,林路曾于1897年和1900年两度捐官,1900年被清廷封为福建花翎道。祖先牌位上就标明他是“荣禄大夫”,这在清代是二品官。

举足轻重先驱人物

林路虽不及儿子林谋盛名气大,但他在我国早期历史中同样是个举足轻重的先驱人物,除了是一名成功建筑商,他也在实龙岗布莱德岭一带经营砖厂和饼干厂,并拥有那里的大片土地,可谓富甲一方。

林怀玉医生说,祖父林路一生娶了六房妻妾,总共育有19名儿子和9名女儿,前面10个儿子是领养的,父亲林谋盛是第11个儿子,也是林路第一个亲生儿子。林路1929年去世时,便由林谋盛接掌家族生意。

林路生下林谋盛时已57岁,最小的儿子林七四是在他74岁时所生,故名七四。林路75岁高龄时还生下小女儿林清霞。

林路就葬在武吉布朗,本地著名寻墓人吴安全曾记录墓碑上的各种资料。墓碑上列了15个儿子的名字,分别是金泰、金顺、金鹤、金桔、金庆、金恩、金章(林谋盛)、金森、金灯、金炎、金星、再生、大琛、菊生和七四。墓碑上只有15而不是19个儿子的名字,可能是有些儿子早逝。


林路的墓原本在武吉布朗,墓碑上列了15个儿子的名字,但他实际上有19个儿子。(吴安全摄) 

墓碑上列出的女儿名字是:却治、须治、碧霞、秋霞、碧月、少霞,文霞,锦霞和清霞。
林路的墓由他的一名儿子起坟后,骨灰安置在碧山亭,祖先牌位则由另一名儿子林再生带到澳大利亚阿德雷德,目前由林再生的小儿子林玉成收藏。

后人都说林路亲生的九个儿子和九个女儿,主要由第五和第六个妻妾所生。林谋盛的母亲方牡丹是林路的第五个妻妾,从她的墓碑看,她总共为林路生了七男六女。儿子分别是金章、金森、金星、再生、大琛、菊生和七四。女儿是碧霞、秋霞、碧月、文霞、锦霞和清霞。方牡丹在林路去世后一年与世长辞,享年44岁。



林谋盛(左五)和颜珠娘(右五)在林路去世后不久成婚,这张结婚照摄于林路所倡建的林氏大宗祠。(林怀玉提供)



喜欢诗歌、热爱阅读的林谋盛,也喜欢把自己的见闻感受写进日记里。(曾坤顺摄)
林怀玉医生(右)把林路的大型彩照和林谋盛的黑白照片捐给南安会馆,由会馆常务主席陈奕福接收。南安会馆历史走廊还介绍林谋盛的抗日事迹。(徐颖荃摄)林谋盛(左五)和颜珠娘(右五)在林路去世后不久成婚,这张结婚照摄于林路所倡建的林氏大宗祠。(林怀玉提供)


热爱摄影的林谋盛,亲自为妻子颜珠娘拍摄、冲洗和彩绘这张肖像



Source:

http://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160814-653832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