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联合早报 2016年8月1日
by 谢燕燕


蔡厝港华人坟场大约3万5000个迁葬墓即将起坟,多数受访会馆将出面认领无人认领的坟墓,安顿先辈的骨灰。(林泽锐摄)

蔡厝港华人坟场●将起坟

环境局发言人说,环境局两年前曾和各个会馆公会沟通过,公众登记认领截止后,会再联络各会馆公会,了解他们的意愿。如果没有后人或公会出面认领,受影响坟墓在起坟后三年,骨灰将撒入大海。

蔡厝港华人坟场的大约3万5000个迁葬墓,因土地使用年限期满即将再次起坟,至今有后人认领的迁葬墓只有1300多个,占受影响坟墓的不到4%,但绝大多数负责照顾这些迁葬墓的公会组织已表示会挺身而出,认领先人骨灰。

受这次起坟工程影响的绝大部分坟墓,是源自本地其他老坟场的迁葬墓,包括福德祠绿野亭、亚历山大双口鼎坟场、直落不兰雅协源山、中峇鲁福建九龙堂塚山,汤申路上段的琼州玉山亭、荷兰路的丰永大、实龙岗上段的潮州广义山等。

会代宗亲族人出面认领受影响迁葬墓的,包括由广客人士组成的福德祠绿野亭,海南人组成的琼州玉山亭,福建林氏的九龙堂塚山,以及丰永大公会。黄氏总会和济阳蔡氏宗祠也会替宗亲出面,处理迁葬事宜。

部分公会交政府处理

不过也有公会不打算为族亲出面,准备由政府处理一切事宜。义安公司受询时说,他们尊重由后人照顾祖先坟墓的华人传统,也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没有后人认领的骨灰。

环境局发言人说,环境局两年前曾和各个会馆公会沟通过,公众登记认领截止后,会再联络各会馆公会,了解他们的意愿。如果没有后人或公会出面认领,受影响坟墓在起坟后三年,骨灰将撒入大海。

负责照顾福建杨氏协源山的星洲福建杨氏公会还在观望,总务杨玛赞告诉《联合早报》,公会要看后人认领的最终情况才做出决定。协源山共有1946个迁葬墓受影响。

杨玛赞说,他们下来会和环境局沟通,了解后人认领情况。他反映说,有些受影响的墓没有墓主人名字,又或者档案记录与小碑石的号码有出入,也有人在私人起坟时,发现上面小碑石的号码与地下瓮号码对不上,可能已经移位。他表示,公会还未决定是否要出面认领那些无后人认领的墓。

丰永大公会在7月26日召开会议时,董事决定要代先辈出面,认领已无后人认领的坟墓。丰永大副会长曾宪民说,这些都是开埠时期的先辈,如果没有后人认领,我们理当出面,这是基本原则,毕竟华人强调的是慎终追远。

黄氏总会不仅出面认领两个受影响公坟,还发现其中一块石碑的题字出自潘受之手。会长黄葆华说,为了让这次起坟的先人骨灰能和之前已起坟的88位先人放在一起,方便日后公祭,黄氏总会决定花250元选龛位。他们还考虑把潘受题写的石碑捐给国家文物局。

济阳蔡氏宗祠主席兼信托人蔡克网说,他们有一个葬着40多名先辈的公墓受影响,宗祠会出面办理认领手续。宗祠的前身是创立于1866年的济阳蔡氏公塚,原本位于中央医院附近的“龟仔山”,1970年代受迁坟影响,当时的宗祠负责人便把40多名无后人的先辈迁葬蔡厝港坟场,每年清明节祭奠这些先人。

绿野亭公会:认领所有开埠先驱

这次起坟工程中受影响范围最大的福德祠绿野亭公会,已决定出面认领所有无后人的迁葬墓。执行秘书李振玉说,他们很早就和环境局沟通过,并表明了立场。

李振玉说,环境局告诉他们,政府会负责起坟和火化工作,之后把无人认领的骨灰放进袋子,每10个袋子共用蔡厝港骨灰塔的一个龛位。绿野亭共有1万1400多个迁葬墓受影响,即便10人共用一个龛位,也需要千多个龛位。

2003年时担任过绿野亭一届会长的李振玉,因翻查过各种文献而对绿野亭的历史很清楚。绿野亭1840年启用,1870年便葬满,之后才有碧山亭、双龙山和三邑祠。

从年代来看,绿野亭葬的都是开埠时期人物,因年代久远,绝大部分已无后人祭拜。1958年从原址迁到蔡厝港后,绿野亭董事部的20名会馆代表,每逢清明和重阳节都会举行公祭,称春秋二祭。

绿野亭当初是由广州、惠州、肇庆、嘉应、丰顺、永定和大埔七属联合成立。今天,广州部分由七个会馆组成,加上惠州和肇庆共九个广府社群代表,第10位代表由九个会馆轮流委派。客家人方面,同样有10个代表,应和五个,丰永大五个。
李振玉说,绿野亭在1887年制定的上述管理模式,刻在一块石碑上,目前还嵌在直落亚逸海唇大伯公庙的墙上。

琼州天后宫:盼建海南灵骨塔

琼州天后宫主席符永平说,琼州玉山亭共有5828个迁葬墓受影响,天后宫会出面认领。

他强调,这些都是最早到我国开天辟地的先辈,因年代久远已无后代拜祭或认领,作为管理琼州玉山亭的负责单位,琼州天后宫有义务和责任出面安顿这些先人,因此会和环境局沟通联系,办理认领手续。

他表示,琼州天后宫其实是希望找一块地,建海南人自己的灵骨塔,他们已委托海南会馆顾问马宝山帮忙,但尚无眉目。

福建林氏九龙堂:提两项要求

福建林氏九龙堂副总务林玉品说,他们有1828个迁葬墓受影响,那些没有后人认领的,九龙堂肯定出面认领。

林玉品说,这次再迁葬,九龙堂只有两项要求,第一是希望由九龙堂认领的骨灰,在重新获分配骨灰塔龛位时能被安排在一处,让九龙堂负责人祭拜时不用跑很多地方;第二是希望能有个亭子或公祭的地方,方便祭拜时所用。

九龙堂目前在蔡厝港设有亭子。林玉品说,每年清明公祭,总会有几十人出席,他们会请人搭帐篷和预定自助餐,每个月月底也有公会代表前去拜祭。

先辈立的石碑,日后将搬到林氏大宗祠。九龙堂希望已登记认领先人遗骨的后人,能和九龙堂联络,知会他们一下。

华族殉难义士纪念碑:纪念遭日军屠杀村民

受影响的“华族殉难义士纪念碑”,碑上的资料显示它葬着1942年遭南侵日军杀害的武吉知马五条石半竹仔巷村民。

本报读者谢亚久从庄惠泉上校出版、许云樵教授主编的《新马华人抗日史料:1937-1945》中,翻出武吉知马大屠杀的更多史料。据说日军曾将躲在龙兴米粉厂防空壕的村民赶出,把妇孺赶到华中后面森林,男人则在龙兴米粉厂遭集体屠杀。

纪念碑上的文字显示,该墓碑是在1962年秋由公众建立,立碑者应该是“东海有限公司”。

寻墓者吴安全说,旧资料显示这个殉难者公墓原本设在罗弄班查的私人坟场福荣山,在武吉知马第六道与荷兰路之间,离武吉知马五条石半不远。公墓应该是在1995年前后迁到蔡厝港坟场。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