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Zaobao News Apr 10, 2016

In today's Lianhe Zaobao, the discovery of Wee Theam Tew's grave by Raymond Goh. He was mentioned in Song Ong Siang's book as a local lawyer trained in London, and for a short period he was secretary to one of Manchu princes who was a minister in Imperial China. While researching Wee Theam Tew, Raymond realised that his brother Wee Theam Seng, one of the earlier Christians in Singapore and a manager of the Chinese Commercial Bank, was the maternal grandfather of Kwa Geok Choo.

The grandfather of Wee Theam Tew and Wee Theam Seng, Wee Siak Hee, was one of the headmen of the Ghee Hin Society. His ancestral tablet used to be placed in the Ghee Hin headquarters at Lavendar Street, and was relocated eventually with the tablets of other Ghee Hin leaders and members to the Pu Zhao Chan Si in Changi.


发现早期著名律师民国六年古墓 寻墓人考研出阮添筹家族史

谢燕燕



生平故事曾被列入宋鸿祥《新加坡华人百年史》的阮添筹(也称阮添畴),祖父阮锡禧是新加坡福建帮义兴公司的大总理,而弟弟阮添成则是建国总理李光耀夫人柯玉芝的外祖父。

本地寻墓人和文史工作者吴安全(51岁,药剂师)去年9月在武吉布朗老山的密林中,无意间发现了本地早期著名律师阮添筹之墓。经过半年的调查研究,他终于考研出阮氏家族在新加坡鲜为人知的故事。

生平故事曾被列入宋鸿祥(Song Ong Siang)《新加坡华人百年史》的阮添筹(也称阮添畴),祖父阮锡禧是新加坡福建帮义兴公司的大总理,而弟弟阮添成(Wee Theam Seng)则是建国总理李光耀夫人柯玉芝的外祖父。

在本地出世的阮添筹(Wee Theam Tew)就读于莱佛士书院,中学毕业后先在一家洋行当书记,后来在白手起家、兴办义学的颜永成的资助下到英国深造,1897年从伦敦林肯法学院(Lincoln Inn)取得律师资格。

曾受聘为满清肃亲王
 爱新觉罗·善耆秘书

熟读中国和英国文学的阮添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迹,是1904年曾被中国满清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1898-1912在位)聘为秘书。当时已岌岌可危的满清王朝,也许想借助这名留英法律专才研究修宪问题,但显然为时已晚。阮添筹到北京赴任没多久便又回到新加坡,第二年在本地开设律师馆。

一般人对清末第十代和硕肃亲王善耆也许感到陌生,但一提川岛芳子都略有所闻。善耆正是川岛芳子的生父。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汉名金璧辉的川岛芳子,本是肃亲王府的格格,却在二战期间当起日本人的间谍,1947年在北平被河北高等法院以汉奸罪判处死刑。

阮添筹1901年在新加坡当过吾槽区市政厅代表,当年才35岁。他也是颜永成义校信托人。本地文史学者李元瑾曾在一篇文章中说,阮添筹和邱菽园、林文庆的交情不浅,都是华商阁成员,林文庆还称他是年青人的楷模。

阮添筹是在1918年1月19日与世长辞,去世时才52岁,但他的墓碑上却写着“民国六年”(1917年)。这是因为他去世时正当农历十二月初七,还没过农历年,因此还是民国六年。

吴安全在老山(新恒山亭)的密林中找到阮添筹那近百年的古墓时,墓碑几乎已被灌木丛覆盖,相信后人早已不知道这古墓的存在。

吴安全从考究阮添筹的资料中,还追溯到他的弟弟阮添成。

阮添成育有六名女儿,他把长女阮有娘许配给柯守智,而柯守智正是建国总理李光耀夫人柯玉芝的父亲。

除了长女嫁给柯守智,阮添成最小的女儿阮海伦(Helene Wee)也嫁入名门,夫婿是本地著名银行家陈振传。陈振传的后人最近把他所留下的3万多份私人文献捐给了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根据吴安全找到的报章资料,阮添成是在1950年4月11日以82岁高龄与世长辞,他是海峡殖民地最早的基督徒,也是华商银行(Chinese Commercial Bank)经理。由福建商人创立于1912年4月的华商银行,1932年与旧华侨银行及和丰银行合并为目前的华侨银行。阮添成去世后葬在比达达利基督教坟场(Bidadari Cemetery)。

在考研撰写阮氏家族史时,吴安全参阅了多位文史工作者的学术论著,翻查各种旧档案,包括旧剪报,目前收录在国家档案馆的旧遗嘱,也走访了供奉着早期义兴公司义士神主牌的寺庙。

吴安全说,他最初并不知道阮添筹和阮锡禧的关系,却因为对武吉布朗坟场的历史感兴趣,很早就知道武吉布朗坟场姓王山部分,最早的业主叫Wee Hee。

他后来在《新加坡自由报》(Singapore Free Press)的一则旧通告中,看到Wee Hee又名Wee Seh Hee,这才联想到Wee Hee可能是义兴公司的福建帮大总理阮锡禧,于是到档案馆找了Wee Hee的英文遗嘱来研究。

遗嘱上虽只用Wee Hee和Wee Tian Siew,却注明Wee Hee的儿子是阮启昌,长孙是阮添筹,这与阮启昌所留下的华文遗嘱相吻合,由此确定Wee Hee就是阮锡禧。

阮启昌立遗嘱时,清楚说明他因染重病,将把阮锡禧留给他的遗产交托给游永安,待儿子阮添筹长大再交还给他掌管,如果阮添筹不在世就交给阮添成,阮添成不在便交给阮添铭。

阮添筹祖父阮锡禧是义兴公司福建帮领袖



阮添筹是我国早期的著名律师,还一度受清廷赏识,他祖父阮锡禧却是高举着“反清复明”旗帜的秘密会社义兴公司福建帮领袖。

义兴公司是天地会二房在海外的繁衍,是马来亚最早成立的秘密会社或私会党组织,18世纪末就已经出现在槟城。莱佛士开埠后不久便传到新加坡。

根据学者研究,1850年新加坡的华侨有2万7000人,其中2万人是天地会成员,由此可见,秘密会党在早期华社占据了重要位置。

本地学者庄钦永在《新甲华人史史料考释》一书中,曾对最早位于劳明达街的五虎祠(又称社公庙)的70余座义兴公司义士的神主牌进行研究,当中就包括了阮锡禧的牌位。

祖籍福建思明(厦门)的阮锡禧,神主牌上写着“明赠义士号大总理讳锡禧阮府君禄位”,显示他是福建帮义兴分会的领袖。阮锡禧曾在咸丰八年(1858年)赠横匾“德超孙许”给天福宫,也曾在1867年和1868年捐钱给崇文阁和紫云庙。

从他儿子阮启昌立于光绪八年(1882)的遗嘱看,吾槽义兴公司建庙时曾向阮锡禧借了钱,阮启昌因此说继承遗产者日后能前去追讨。

新加坡义兴公司的代表黄秋水、郭亚头、张馨华等人在1857年2月14日向东印度公司买下劳明达街一个地段建会所总部,据曾经参观过该会所的英国作家威汉(J.D. Vaughan)形容,那是一座美轮美奂的会所,二楼有两个大厅,主殿供奉着五位会社创始人的神位,一般称“五主”或“五虎”。

不过到了1890年,海峡殖民地政府封禁一切会党活动,义兴公司正式被列为非法组织。1892年8月,颜永成代表义兴公司把上述地产捐给了陈笃生医院。
 义兴公司内的神主牌,后来被德春板厂主人收集起来供奉,德春号停业后由成昌号接手。1930年,成昌号因扩张厂地把神主牌送到义兴公司旧址的社公庙供奉。1990年社公庙被拆除,这批文物被接到乌鲁三巴旺金同花园的广福英烈庙,但不到一年,该庙又被征用,因此在1991年4月落户到樟宜的普照禅寺,供奉至今。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