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Zaobao News Jan 1, 2015



郁达文写的“星洲书店”。(作者提供)
薛振传

拜读《联合早报》记者谢燕燕去年12月28日报道的《诗人冯蕉衣碑文出自郁达文手笔?》,个人认为冯蕉衣碑文出自郁达夫手笔的可能性不高。这几个字的书体神韵秀逸,严守帖派的运笔和造型,不太像郁达夫的字体。

日本投降后的新加坡,要找到郁达夫的书法或题字,几乎难上加难。他题写匾额的星洲书店,曾是大坡牛车水的著名地标。20年前,当这座建筑还没被拆掉之时,我曾赶去拍照作记录。两年前,又看到郁达夫两件作品的照片:一件是于丁丑年(1937年)元旦题赠广洽法师,另一件是在1939年冬送给报社友人石蕴真。第一件现藏在广洽纪念馆内。

虽然郁达夫不是位书法家,但其瘦长的字体却流露出了他的真情与才气。年长的读者应记得他的“各记兴亡家国恨,悲鸿作画我题诗”和“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等名句。虎豹别墅内有数座牌坊遗留下他撰的楹联,分别由吴纬若和许允之等名书法家题。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