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4年7月29日《联合早报》

李光耀外家先人四古墓密林中寻获

新恒山亭与武吉布朗四座有70年至127年历史的老墓,最近被本地文史工作者重新发现,成了研究建国总理李光耀外祖父蔡金鼎家族的重要史料。

李光耀的曾外祖父蔡应昌、外祖父蔡金鼎和蔡金鼎第二任妻子萧玉銮的墓,多年来深藏在新恒山亭的深山老林里。蔡金鼎的第三任妻子,也是李光耀的亲外祖母梁亚顺则葬在武吉布朗坟场内。
这四座能为蔡家的家族史提供珍贵史料的老墓,是在本报于629日刊登了李光耀与人力车夫高长古的故事后,被本地著名寻墓人吴安全和文史工作者林志强找到的。
谢燕燕 报道
chiayy@sph.com.sg

蔡应昌、蔡金鼎父子的墓,吴安全其实过去见过,但没多加留意,也不清楚墓主人身份,直到阅读了本报《寻找人力车夫高长古》一文,才想起建国总理李光耀在回忆录中提到的外公蔡金鼎和外婆梁亚顺。
更巧的是,他的朋友苏亚明(51岁)正好在那个时候用手机,把蔡应昌墓和蔡金鼎墓的照片传给他,马上引起了他的兴趣。专门帮人打理墓园的苏亚明,从小在陈牛廊(武吉布朗昔日村子)长大,对新恒山亭和武吉布朗了如指掌。他认识吴安全后,每次发现大型古墓,就会拍照传给吴安全看。



 李光耀的外祖父蔡金鼎,祖籍海澄陳莊,生前是一名富裕商人,李祥耀醫生記得外公為人慷慨。(李祥耀醫生提供)


蔡金鼎位於新恆山亭樹林裡的墳墓,最近被尋墓人吳安全重新發現。
古墓藏在密林里
 
本月中的一个早上,本报记者随吴安全、苏亚明和林志强走入被喻为“老山”的新恒山亭后,发现蔡应昌、蔡金鼎和萧玉銮的墓确实藏在人迹罕到的密林里,蔡家后人恐怕早已找不到那里。苏亚明是因为经常在山里走动,加上他曾祖父的墓刚好与蔡金鼎墓为邻,才会发现这一组古墓。
吴安全、林志强找到蔡家三位先人的墓后,发现李光耀外婆梁亚顺的墓不在其中,于是翻查旧档案,通过下葬记录册找到她位于武吉布朗的墓。
 
本报后来走访李光耀的弟弟李祥耀医生,从李医生那里拿到蔡家后人所整理的一份简单家谱,再把这家谱与墓碑上的名字对比,理出了一个头绪来。
 
蔡家另外两位后人,退休会计师薛强发和薛强和告诉本报,他们每年清明都会到外祖母梁亚顺的墓拜祭,但早已不清楚外祖父和曾外祖父的墓在哪里。如今被重新发现,他们将找时间到坟前祭拜。
这两兄弟的母亲蔡修娘是蔡金鼎与梁亚顺所生的最小女儿,即李光耀母亲蔡壬娘(又作任娘,过去译成认娘)的妹妹。蔡修娘是在1937年与薛清江举行华人婚礼,当时还上报。

李光耀曾外祖父百年古墓极大
 
《李光耀回忆录》中说,在传统华裔家庭里,结了婚的女儿与丈夫、孩子若住在外家,通常不为社会所容,但对来自马六甲的土生华人家庭来说,这却是常有之事。
能找到的资料很有限
 
蔡金鼎虽是在新加坡出世,他父亲蔡应昌却是来自马六甲的土生华人,他们可说是典型的峇峇家庭。蔡应昌位于新恒山亭的127年古墓非常大,估计长40英尺,宽24英尺,显示他生前显赫,只可惜今天能找到的资料很有限。
 
蔡金鼎和第二任妻子萧玉銮的墓就在蔡应昌墓旁边,但规模小得多。
根据旧地图,这三座墓所处的位置就在原来的布朗山。
 
蔡应昌墓碑上记录着他是在“光绪丁亥年岁次梅月吉旦”即18874月去世,碑上面有朱雀浮雕,墓肩有龙的雕刻,供桌下有麒麟、仙鹤和鹿的图案。
 
墓前对联则显示这是很讲究龙脉与风水的古墓。里头的对联写着“龙挺旗鼓天门开、虎拒艮宫地户闭”,外面的对联是“排衙之砂真有情、癸向艮流富贵龙”。
蔡应昌的墓碑上刻着孝男金鼎和孝女妙娘、淡娘和贞娘,不过蔡家后人所整理的家谱则显示他还有另外两名儿子蔡金忠和蔡金泰。他们的名字为何不在墓碑上则不得而知。
比三名妻子长寿的蔡金鼎(1865-1944),墓碑上刻着六男八女的名字,当中少了梁亚顺所领养的敬成,却不清楚为何还少了两名小女儿心娘与修娘的名字。一个可能性是刻碑文时“抄袭”萧玉銮的碑文,以致漏掉两名小女儿。
 
萧玉銮是在中国刚“变天”,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之际离开人世的。她逝于“辛亥十月十六日旦”(1911126日),孙中山当时正从美国回返中国途中,所搭乘游轮一个多星期后抵达新加坡,他还在陈武烈位于花芭山腰的金钟别墅住了一晚。
中国是在191211日才改年号为民国元年,但萧玉銮的墓已率先启用民国年号,只不过当时情况有点混乱,把国号、年号颠倒用,以致出现“中华辛亥十月十六日旦”和“民国故妣谥玉銮萧氏墓”。
 
李光耀在外公别墅出世
 
李祥耀医生说,他祖父李云龙和外公蔡金鼎都是在日本占领新加坡期间离开人世。外公去世时他11岁,至今还记得母亲蔡壬娘操办丧礼的情景。
生于1865年,卒于1944年的蔡金鼎,墓碑上的祖籍是福建漳州海澄陈莊。
在李祥耀印象里,外公相当有钱,住在很大的房子里,为人很慷慨,经常给孙子们钱去买橄榄、酸梅等零食。
 
 
蔡金鼎(中排左四)和梁亞順(中排右四)與眾多兒孫攝於甘榜爪哇92號別墅前。建國總理李光耀便是在這棟別墅內誕生的。與李家結親的,除了李光耀的母親蔡壬娘(中排左二)外,還有她的弟弟蔡敬和(後排左二)。(李祥耀醫生提供)
洋房很有气派

他说,大哥李光耀是在外公位于甘榜爪哇92号的两层楼别墅出世的,他至今还有一张旧照片,是他外公、外婆、母亲、众多阿姨和舅舅们在那栋大房子前拍摄的全家福。

蔡家后来搬到直落古楼罗弄L的另一栋大房子。根据1928727日刊登在《海峡时报》的一则出租广告,甘榜爪哇的别墅有煤气、水、电话、车库和网球场,是很有气派的洋房。
李医生说,外公娶过三名妻室,第一任妻子萧翠銮和第二任妻子萧玉銮是姐妹,他和萧翠銮生了一男三女,和萧玉銮育有二男三女,和第三任妻子梁亚顺生了三男四女。
根据《李光耀回忆录》的记载,梁亚顺是来自印度尼西亚坤甸的客家妇女,嫁给蔡金鼎之前是育有两名年幼孩子的年轻寡妇。李光耀的母亲蔡壬娘是她与蔡金鼎所生的长女。
李医生说,外公除了拥有甘榜爪哇和直落古楼的洋房,还曾买下克雷摩路(Claymore Road)的好多栋房子,但后来受到经济大萧条影响而将之变卖。
林志强找到的旧报章资料显示,蔡金鼎曾是东海岸巴刹的业主,李光耀在回忆录中则曾提到外公在菜市拥有大片树胶园,他们家有时会坐牛车到园丘度假。
蔡金鼎虽是成功商人,但从旧档案看,他只活跃于1893年创立的互助组织正气轩(Cheng Kee Hean Association)。192111月,这个组织庆祝25周年时,曾在蔡金鼎上述甘榜爪哇别墅举行盛大庆祝会,他当时任正气轩副会长。

外婆梁亚顺坚持
要李光耀读中文
 
李光耀的外婆梁亞順位於武吉布朗的墓,把所有兒女的名字都列在上面
 
李光耀外婆梁亚顺的墓,坐落武吉布朗半山腰,不是很大,却也不小,维持得相当好。根据《李光耀回忆录》,梁亚顺生过9名儿女,但墓碑上却刻着7名孝男和10名孝女,共17名儿女的名字!另外还有7名内孙和6名内孙女。
李祥耀医生说,外婆墓碑上的一名儿子蔡敬生其实是她结拜姐妹的儿子,本姓陈,后来被外婆领养。另一名女儿发娘(也有写成活娘)则是梁亚顺与前夫所生女儿。梁亚顺墓碑上的众多儿女,包括蔡金鼎与两位萧氏所生儿女。
 
最有意思的是墓前的对联,把原本指为官清廉的“眼前皆赤子、头上是青天”改成“源前皆赤子,益上是青天”。这是否在比喻她公平对待众多儿女,把他们视为“赤子”?另一对联是“自得山中趣,谁论世上名”。
 
梁亚顺与蔡金鼎除了把女儿蔡壬娘许配给李光耀的父亲李进坤外,还让两人所生的大儿子蔡敬和迎娶李进坤的妹妹李金娘。
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这位外祖母对他的教育很有一套看法,还不满6岁便坚持把他送到设在亚答木屋内的私塾,老师每天让孩子背诵古书。
 
他向母亲诉苦后,母亲代他向外婆说情,但外婆坚持他一定要读些中文书,于是送他到如切台浚源学校。这学校设施像样多了,有10间课室,每班3540名学生,但年幼的李光耀还是觉得华文难学。两三个月后他再向母亲恳求,这一次外祖母终于答应让他转到英校。
根据坟墓上的记录,李光耀这位坚持要他读点中文的外婆是在民国二十三年九月初二,即1934109日与世长辞。她生于1881年,比蔡金鼎小了16岁。
从旧档案中还知道梁亚顺曾于1916年,即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联合其他马来亚妇女购买战机送给英国政府,她当时捐了10元。

 
苏亚明、吴安全和李志强(左至右)摄于建国总理李光耀曾外祖父蔡应昌的墓前,这个藏在深山老林的古墓已有127年历史。(严宣融摄)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