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Zaobao News, May 5

根据档案记录,梁壬癸和妻子、儿子、儿媳的迁葬墓,是在1927年4月26日从其他地方迁到武吉布朗,至今依然并列在坟场内一个荒芜角落。本地学者与文史工作者联手考证后,才确认梁壬癸曾以“总董”身份创建凤山寺。

谢燕燕 报道 chiayy@sph.com.sg

国家古迹凤山寺最早一位创建人梁壬癸的迁葬墓,原来一直藏在武吉布朗坟场深处。本地学者和文史工作者虽然很早便留意到他那座清代古墓,却因碑文上只刻他去世后才用的谥号,迟迟未认出墓主人身份。



根据档案记录,梁壬癸(谥振荣)和妻子余文娘(谥勤慎)、儿子梁瓒福(谥敦睦)、儿媳徐音娘(讳育娘)的迁葬墓,是在1927年4月26日从其他地方迁到武吉布朗,至今依然并列在坟场内一个荒芜角落。

寻墓人吴安全过去曾留意到这一组清墓,学者庄钦永30多年前在抄录碑铭时,曾将其中一些墓的碑文收录在他所出版的书中,但当时并不知道墓碑所刻的“皇清显考谥振荣梁公”,其实就是梁壬癸。

吴安全最近与本地文史工作者、也是武吉布朗人(Brownies)的林志强、洪毅瀚等联手研究、考证后,才确认“梁振荣”就是那位在“清道光丙申年”,以“总董”身份在“丹戎巴葛之山阿”创建凤山寺的“梁壬癸”。

其实,有关梁壬癸的资料一向稀少。他与凤山寺的特殊关系,是在五年前经由本地文史工作者吕世聪和洪毅瀚联手研究拼凑后,才变得明确清晰。

他们当时所掌握的史料显示,凤山寺是清道光丙申年(1836年)创建,当时以“梁壬癸为总董”。凤山寺近几年因修复工程出色,连连得大奖。 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梁壬癸的身份是个谜,直到洪毅瀚从宗谱着手,才有了新发现。凤山寺祖庙来自南安诗山,洪毅瀚在国大图书馆找到台湾所出版的《诗山凤坡梁氏宗谱》后,发现梁壬癸原来是梁天成和梁美吉的弟弟。 梁家三兄弟中,梁美吉(1787-1839)还大有来头,原来他是马六甲青云亭第一任亭主,也是槟城广福宫董事。当时的青云亭亭主,相等于华社最高领袖,广福宫则是槟城过去的重要华人组织。

直落亚逸天福宫立于道光三十年(1850)的碑上,也能找到梁壬癸的名字,原来天福宫在1840年创建时,梁壬癸曾捐了24元。 修于光绪十年(1884)的梁氏宗谱,显示三人的父亲是生于清朝乾隆年间的梁自树(字亨珠、号玉树),早年间到马六甲谋生,最后葬在马六甲。宗谱有关于梁壬癸的资料不多,只说他和兄长在马六甲开拓事业,生卒年不详。

吴安全说,他一年前开始研究道光年间的古墓时,便留意到凤坡人“梁振荣”置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的坟墓。他也知道吕世聪、洪毅瀚对梁壬癸所做的研究,总觉得两者有一些关系。 他后来从网上的迁葬档案记录中找到Neo Jin Quee和儿子Neo Chan Hock,以及他们的妻子Ee Boon Neo及儿媳妇Chee Im Neo于1927年从他处迁到武吉布朗的纪录,开始和林志强、洪毅瀚一起对这组古墓展开田野调查。

他们从“梁振荣”碑上看到他有两个儿子瓒安和瓒福,而瓒福显然与Neo Chan Hock吻合,由此再推断“梁敦睦”是梁瓒福的谥号。梁瓒福的墓碑是在“同治六年”(1867)安置,他有两名儿子源财和源明。 梁壬癸之妻余文娘(谥勤慎)显然比儿子长命,她那个安置于光绪九年(1883)的墓碑,是由孙子源财和源明所立。梁瓒福之妻徐音娘(讳育娘)的墓则是安置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

墓碑被树根攀缠不易辨认 吴安全、林志强和洪毅瀚最近带领本报记者寻访梁壬癸家族的迁葬墓时,发现上述四座墓并排在一起,当中梁壬癸的墓最不容易辨认,墓前长了一棵大树、墓碑被树根攀缠,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后人造访。

四个迁葬墓应该是由后人在同一个时候修建的,因此格局、大小差不多一样。梁壬癸、余文娘和梁瓒福的墓还用了相同的瓷砖做墓肩装饰,徐音娘的墓肩上写着后人的名字,因此没贴瓷砖。 至于这组古墓是从何处迁来的,林志强认为还有待考察,因为那个年代除了大家所知道的旧恒山亭,还有不少私人墓园。

吴安全最近还在新恒山亭找到梁家后人的墓,那是梁壬癸孙媳妇陈懿恭(梁源财之妻)之墓,并从墓碑上知道梁源财有三名儿子鸿成、鸿珠和鸿金。

陈懿恭墓上刻了一幅对联“天輔穴向天官星-氣從左腧通玄灵”,是中国古代风水师赖布衣著作《催官篇》的句子。从报章档案中,他们还知道鸿珠和鸿金两兄弟,战前曾为遗产问题打过官司。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