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Zaobao News  Jun 9
by 林清如

  武吉布朗的开路计划看来势在必行,有关方面已在3月19日明确表示,没有洽商的余地。
  又有哪些先人需要“为国捐躯”呢?根据报载,受影响的包括了早期社会闻人邱菽园与薛中华的墓地。邱菽园是报界先驱,大家懂得的事较多。本文只谈薛中 华,他有鲜为人知的故事,更有不平凡的后代。网上相传武吉布朗有个二号山,也称中华山,很多薛家先辈都葬在这里。除了薛中华自己的坟墓外,受道路工程影响 的包括他的两个弟弟(薛中朝和薛中乐)、弟媳妇及他们的母亲(薛有文妻)等十二人的墓地。

比陈嘉庚更早的福建帮首领

  薛中华原籍福建厦门,于1885年出世于马六甲的一个显赫土生华人世家。他是新马福建帮的开山始祖薛福记曾孙,《叻报》创办人薛有礼的侄儿。
  6岁那年,薛中华从马六甲来新加坡圣约瑟书院读书,1901年受雇汇丰银行,后被擢升为买办。1912年即活跃于中华总商会,后被委为市议员、太平局 绅。薛中华与陈嘉庚等人同时是怡和轩会员,但是他的主要影响力是在福建会馆,连任福建会馆与天福宫主席多年,比起陈嘉庚,他可说是更早的福建帮首领。当时 陈嘉庚与林推迁坐镇怡和轩与同济医院,经常与薛中华的人马,为争夺中华总商会地盘而公然出招。
  笔者与薛中华的一位外孙女陈宗孟医生相识多年,她正是笔者挚友林福寿医生的贤内助。今年4月12日笔者与怡和轩同仁前去造访,陈宗孟内心深处是个鲜为人知的“大江大海”,一向行事低调,几经细心推敲,她才平静地吐露些许往事。
  薛中华家族与怡和轩先贤姻缘不浅。他的一名姑姑(薛有文之妹),是曾为新加坡解决水供短缺问题而出名的富商陈金声的媳妇(陈明水妻),这名姑姑也就是怡和轩创办人之一陈若锦的母亲。薛中华的幼子薛梦熊,则娶另一位怡和轩先贤林义顺的长女林积玉为妻。
  薛中华的幼女薛彩凤(Lucy Chen Nee See),正是陈宗孟的母亲。薛彩凤到英国学法律,认识了来念工程的河北青年陈序。陈序的父亲陈调元原为北洋军阀、后投国民革命军,先后出任第37军军长、山东省省长、蒋介石剿共预备军总司令。相传洪晃之母章含之,即是陈调元另外一位儿子陈度的私生女。
  薛彩凤是新马史上第一位在英国获得律师资格、并成为英国律师公会会员的女性。毕业后与陈序结婚,随他回南京,结果让她在伦敦的学妹张舜琴(张永福长 女)先回来新加坡,成了进入海峡殖民地律师公会的第一位女性。陈宗孟笑着说,回南京后,陈序服务于中国铁道局,薛彩凤忙着入乡随俗,在一个重视礼教的中国 人家庭学做人家的媳妇。
  1932年陈宗孟诞生于南京,她的两个弟弟也先后出世。1937年日军全面入侵中国,爷爷陈调元力劝媳妇薛彩凤带陈宗孟姐弟回新加坡避难,与外公薛中华同住在巴慕乐路(Balmoral Road)23号的薛家豪宅。陈宗孟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外公薛中华。那时她5岁,进入武吉知马的南洋女子小学读一年级。
  中日战争爆发后没几年,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爷爷陈调元与父亲陈序跟着去。为突破日军的封锁,国民军开辟了滇缅公路,陈序是筑路的工程师之一。预知 日军会直下南洋,陈序过后安排把妻子与儿女一家人接到重庆。陈宗孟记得,大约是1942年前后,他们从槟城坐船到仰光,辗转跋涉滇缅公路进入昆明,最后到 了重庆。
  二战结束,一家人回到南京。1949年中共建政,父亲陈序随国民党去台湾。妈妈带姐弟四人先去香港,再与两个小的弟弟回新加坡,开始执业当律师,曾在 马绍尔律师馆任职。陈宗孟和一个弟弟则留香港升学。陈宗孟读完高中,进入香港大学读医科,1957年毕业后,在香港实习一年,1958年回新加坡的中央医 院工作。
  陈宗孟说,外公薛中华是糖尿病患者,新加坡沦陷前就逝世了,过后外婆把巴慕乐路的寓所卖给一所中学校,现在已被发展为一座豪华公寓。不过附近的有文路(Ewe Boon Road),就是以曾外祖父薛有文的名字命名的。她笑着说,有一回一位表妹碰巧驾车路经有文路时与人争吵,对方怒汹汹问道:“你以为这是你祖母的路吗?(Do you think this is your grandmother’s road?)”表妹迅速给她“纠正”:“不对,是我曾祖父的路啊!”我们听了,哈哈大笑。

大时代女性的楷模

  陈宗孟在中央医院工作,认识了林福寿医生,对他那无私的专业精神、温文尔雅的君子风度、幽默的谈吐、崇高的人生理念留下深刻印象。陈宗孟端庄高贵,扎实的双文化内涵,虽然出身名门,但在战乱中长大,更显得气质非凡。两人彼此倾慕,是意料中的事。
  林福寿原是人民行动党建党党员,后来与林清祥等人集体退党,另组社会主义阵线。那天访谈时,林福寿说,1961年10月的某一天,他叫了12位好友(林清祥、兀哈尔、布都惹里、傅树介(陈嘉庚外孙)、方水双等人)到他在甘贝尔巷(Campbell Lane)的住家“开会”,与会者到齐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他们两人(林福寿与陈宗孟)宣布结婚的“会议”!1962年,他们唯一的孩子诞生了。
  1963年2月,林福寿在“冷藏行动”下被拘留,将近20年(1982年)后才获得释放。新婚夫妻长期被拆散,陈宗孟辛酸诉不尽、心灵创伤终生难愈。 不过不管地老天荒,她坚守承诺、风雨不改地定时去探监,给丈夫精神上的支持。她自力更生,把儿子抚养长大,同时致力于自己的专业,成为著名的胃脏专科医 生。令人肃然起敬的陈宗孟,堪称大时代女性的楷模。
  陈宗孟说,她们夫妇曾经到台湾探访年老的父亲陈序,母亲则在2002年去世。夫妇俩也多次与姨妈那边的亲戚,一道去武吉布朗扫外公的墓。近年来夫妇俩年迈体弱,没再去了。最近曾和表兄弟、表姐妹谈到外公墓地将被挖掘的事,大家都感到无奈。
  “外公尸骸即将化为灰烬,有何感受?”陈宗孟淡淡回答:“新加坡历史深印着外公的足迹,他更是福建帮早期领袖,要把他的古迹烧尽丢尽,应该是件大事,国家与社会却无动于衷,我们做后代的能做什么!”
  武吉布朗好风水,薛中华才有不平凡的后代。薛中华即将长眠不再,瞬间就会随同记忆一起蒸发。历史学者柯木林曾有建个名人陵园的构思,是个实际可行的建议,社会上下却置若罔闻。保留古迹、保留历史,谁有责任?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

 
Top